小狮狮

希望2019年能多画一点东西

画了!为了迎接怒晴湘西画滴潘老师!画画还是要有耐心滴……

我同学说这个像地狱男爵
我:???
然后去百度地狱男爵是啥…
卧槽真像……
(hb的试色,感觉hb非常干净呢)

昨晚给麻麻画的生日贺图~今天是妈妈生日,祝她生日快乐啦~

这玩意不知道往哪丢就放这吧 《溃疡》

2018/11/16 图书馆5楼
“人生没有意思。”
       图书馆5楼的靠窗边的大理石长桌,一眼望过去就能看见窗户外的景色。5楼不算低,下面的树木、流水长道、以及校东门外的环形路,都全收眼底。靠近窗户的是铁栏杆,将视野分成横条。
       我的溃疡因为喝的奶茶好像更严重了。不管怎么样,它总是难以愈合,索性大吃大喝,减肥所奉守的信条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。看到什么都想笑,想到什么都想哭。
       溃疡总是自己因为吃饭时不注意而咬到的。上牙和下牙一拍即合,将嘴唇锁进闸刀。而且往往是较薄的下嘴唇,厚厚的上嘴唇却很少受伤。这是什么诡异定理?想想或许也对,受伤的总是弱者。弱者如果不受伤,能不能变成强者?可是我的下嘴唇也未见长厚多少。
        一直不敢去碰那个接近外唇的伤口。昨晚伤势还算好,于是刷牙后喷了西瓜霜。牙刷毛刺入伤口的触觉还记忆犹新。躺上床,不敢合上嘴,于是口干舌燥地睡了一晚,早上起来伤口却发炎化脓了。也对,我居然会相信外面的空气能比口腔更好地保护它。
        肿起来之后倒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但凡一点点的唾液都能轻而易举地伤害它,几毫米的伤口疼起来倒是不要命。
        中午的食堂宛如战场。我放下餐盘坐定后,便不自觉地开始狼吞虎咽。对面的人或许只有这个入食的时候不会一刻不停地谈起学习,分数,分数,分数。谁谁谁的儿子是学霸,考上了清华北大,谁谁的闺蜜,文科生考理科分比理科生高。谁谁谁考了100分,家长习以为常,谁谁考了89也仍是第一,自己还捶胸顿足。
        咔吧。咬到了嘴唇。伤口似乎很深,却很乖巧地没有流多少血。我停下咀嚼的动作,偏过头去缓一缓,祈祷它不要再来一场旷日持久的与食物的反抗战争。这日子里唯一值得期待的好像也只有食物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不干了。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这样地不顾一切抛弃作为人类尊严的东西的竞争?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拿明明不属于自己的缺点来夸耀?
         哈哈,人。你见过腿脚刚刚残疾的人向人们夸耀他永远不会好起来的腿伤吗?
         你见过自卑的人向人们夸耀他不敢抬起的头颅吗?
         凡是敢夸耀的缺点,都一定是夸耀者所不具有的。真正的弱者,是不会也不应该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别人看的。实力够强的人,才敢装作虚弱。这样即使有人偷袭,也能有力还击了。
        世界不关心弱者。
        我退出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人生是有意思的。比如昨晚看的话剧《驴得水》,一个人时可以安静享受的音乐,中午点的披萨外卖以及商家做活动的8块钱可以买到两杯的奶茶。没有意思是在于,话剧里最后的一声枪响,屯了几千首的歌一遍一遍地循环播放,为了满减而点的两倍奶茶,一个人喝掉然后静静长肉。我舍不得混混沌沌地睡过去,醒来总是充满疲倦,头疼,白光穿透床帘过于晃眼。以及醒来后,失败的感觉侵袭全身。
        是,我就是一个比你们都要失败的人,我承认。
      【但是我打心眼里知道,或许不是你自己选择的跌倒,但却是你自己选择不站起来。】
        躺在坑里,一点一点地放任自己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居然笑了出来,心里似乎还有点高兴。怎么,失败者的侥幸吗?
       不是的。谁都不会想要承受那种痛苦,不会想要的。
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有的出租车司机喜欢跟人侃大山。因为长得肥肥的又不谙世事似的缘故,加上从不修饰自己的外表,总被认成初中生或者高中生。当听到我已经上大学了,司机又找到了话题,从高考题目难聊到分数,问我上了大学之后的感受。
        我说,还行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高考完之后是不是特别爽?上大学之后压力就没有高中那么多了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差不多吧,也没有差多少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司机倒是很震惊。“高中压力多大啊!大学肯定要好一点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我只好附和了。“嗯嗯好一点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那我差不多是一头被严格要求每天坚持运动与健康饮食的羊,被放到大山里和自然作斗争了,还要时不时提防来自深山里的狼。羊圈里的保护再多,此时对于我也是有限的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哪知道,被主人用羊鞭不小心抽打出的伤痕,能够在风吹日晒中一边表面结痂,一边里面化脓,如何舔舐伤口也仍是对它手足无措。
        疼还是一样地疼,有时或许会恶化,但我至少学会如何使用麻醉剂来阻断痛的感觉在神经中的传送了。深挖过去会很疼,这是经验之谈,此时此刻盯着或许能触景伤情的事物,我的眼里全是茫然与麻木。
         写文章,要求真情实感,那些人能够用那么美妙的词语打动自己以及读者。我曾经可以,是在不知愁滋味的少年,现在的我只能无限期地把少年时未写完的小说无限期地鸽下去。我写不出来了。在未治好自己之前,即使写出再多的辞藻都是虚情假意,再多的修辞都是恶心他人以及顺便恶心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 因为麻木的感觉,比刮骨疗毒好太多。即使迎来的很可能是未知的死亡期限。我就像一个瘾君子,沉溺在cocaine创造的美妙幻觉里,不知道自己在他人看来有多不堪。我伫立在人群中,嘲笑世人努力攀登的阶梯,灵魂却也偶尔出窍怀疑自己,一个故作独特的落魄者,把自己破烂的外衣当作下一季的流行风尚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华佗说要给曹操做手术,内容是世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开颅,理所当然被疑心很重的曹操杀死。曹操临死前说,悔不该杀那华佗。
        刮骨疗毒,也是如此吧。
        我倒是想。却没有刮骨用的刀,连最基本的消毒设备都没有,怎么不怕它适得其反。
        第二杯奶茶冷掉了。晚饭别吃了。我是多么害怕失去啊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所以说久病成医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怎样能够缓解口腔溃疡的疼痛,只要含一口水让它浸润伤口处就不痛了,但也只是暂时的。水最终还是要咽下去,疼痛还会再次袭来。办法有用吗?有用。没用吗?够没用的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果然,不该喝那冷掉的奶茶的。

好感动

晴空鸟Ala:

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(❤´艸`❤)

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

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,或是不受人认同

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

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~

本来说要给大佬基友画人设,拿到笔之后渐渐发现自己不会画画……
我可能真的不会画画〒_〒

好久之前的小摸鱼,当时正在看梅尔罗斯,好喜欢小派特里克…

鱼香肉丝面૧(●´৺`●)૭૧(●´৺`●)૭

半年前写的关于“死亡”的小练笔……
重新翻出来看发现自己看不懂了( ¨̮ )